刑事律师
联系我们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华南凤凰律师团队网
手机:159  9997  9018
网 站:www.law91.com
邮 箱:qingwa886839@126.com
邮 编:51062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七楼全层、八楼全层、九楼全层

 

职务犯罪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职务犯罪
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等单位行贿二审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23/6/29 12:47:54]    共阅[455]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京刑终57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上诉单位(原审被告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法定代表人闫某婷。

诉讼代表人应某玲,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出纳。

辩护人张志胜,北京秀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男,56岁(196427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北京市,大专文化,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户籍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9116日被留置,因涉嫌犯单位行贿罪于20194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18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董海锋,北京市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红,女,37岁(1983524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北京市,硕士研究生文化,北京供销大数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总裁,曾任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首鸣国际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户籍所在地北京市丰台区;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81010日被留置,因涉嫌犯单位行贿罪于20194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18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子英、薛雷雷,北京市元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徐某青,男,53岁(1967320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北京市,大专文化,北京祥和七彩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投资人,户籍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81220日被留置,因涉嫌犯单位行贿罪于20194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18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双京,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原审被告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及原审被告人王某、陈某红、徐某青犯单位行贿罪一案,于二О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作出(2019)京01刑初79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及原审被告人王某、陈某红、徐某青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单位的诉讼代表人、上诉人,审阅各辩护人提交的书面辩护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认定:

2014年至20159月,被告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及该公司负责人员被告人王某、陈某红请托时任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书记、理事长高某1(另案处理)为该公司向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出售蓝汛天竺互联网产业园项目首鸣数据中心机房楼提供帮助。为此,王某、陈某红代表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伙同被告人徐某青,通过徐某青实际控制的北京祥和七彩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先后给予高某1共计人民币1600万余元。

被告人王某、陈某红、徐某青分别于2019116日、20181010日、20181220日经监察机关通知到案。徐某青到案后,在家属的帮助下退缴人民币765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的供述证明:2013520日,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汛公司)和北京祥和七彩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彩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书,约定中介费用为售楼成交金额的10%,但包含处理公关的好处费和回扣款。在蓝汛公司和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以下简称市供销社)商谈售楼事项的过程中,陈某红在徐某青和王某在场的情况下对其说,给七彩公司的10%中介费不够给市供销社领导的公关费用,要求增加1%至2%,但其没有同意,再次要求只能从给七彩公司10%的代理费中支出。2014年底,市供销社与蓝汛公司签订协议,购买了蓝汛天竺互联网产业园项目首鸣数据中心机房楼(以下简称首鸣项目)的两栋机房楼,价格为96亿元。蓝汛公司和其向高某1行贿,是因为高某1在决策、采购首鸣项目中能起到推动作用。

2.被告人陈某红的供述及蓝汛公司出具的陈某红简历、《劳动合同》、《转移函》等证明:其于20121月至20149月任该公司IDC部门高级总监;于20149月至20161月任该公司首鸣国际数据中心事业部业务拓展副总裁。在蓝汛公司建设首鸣项目时,其向王某推荐了徐某青的七彩公司。蓝汛公司与七彩公司约定中介费为成交金额的10%。这一中介费的比例远高于行业标准。原因是王某知道给客户回扣款是违法的事情,为了保护自己,不想从蓝汛公司列支,就和徐某青约定10%的中介费包含将来给领导的好处费、回扣款,从七彩公司支出,由王某支配。经过长期协商,市供销社以96亿元的价格购买面积为12万平方米的两栋机房楼,蓝汛公司以每年9%的金额回租。在市供销社支付第一笔购楼款后,王某让其尽快把好处费付给高某1。其让自己的亲戚高某2先从七彩公司提取800万元,然后存入他的银行账户,并询问高某1办理王某交代的事情的时间。高某1让其等一段时间。此后,高某1给其发送了一个电话号码和“高小姐”三个字。其让高某2联系并配合高小姐,按照高某1的要求,把800万元在高小姐提供的两个银行账户分别存入380万元和420万元。存款当日,高小姐只带来一个人的身份证,无法向另外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的银行账户现金存款。高某2决定把资金转款给没有身份证的银行账户。20158月,市供销社支付了第二笔购楼款,王某让其找徐某青尽快给高某1送钱。高某2先后从七彩公司取回两张金额分别为200余万元和700余万元的支票,套取资金后,将800万元转到了梁某的银行账户。上述1600万元是蓝汛公司和王某为了感谢高某1同意市供销社购买首鸣项目给予他的好处费。市委巡视组进驻市供销社后,高某1担心自己收受好处费的事情被组织调查,就和其商量,把梁某的银行账户收到的1180万元退回七彩公司,但不同意退回韩某的银行账户收取的420万元,嘱咐其暂时不要动用这些钱,以备他出事后养家使用。此后,其让高某2和郭某尽快联系梁某,把钱款退回七彩公司。

3.被告人徐某青的供述及《合作协议书》、《补充协议》等证明:陈某红对其说蓝汛公司是美国的上市公司,给客户的回扣款不易列支,想通过七彩公司处理,故需提高中介费的比例。其同意了。在一次会议前,陈某红让其向王某要10%的中介费,并在会议上对王某说10%的中介费涵盖了蓝汛公司不好处理的回扣款,王某表示同意。20135月,蓝汛公司与七彩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委托七彩公司推广销售首鸣项目,工作费用为总成交金额的10%。在这些费用中,除了其应得的税款和利润外,剩余钱款的所有权和支配权都属于蓝汛公司,用于支付该公司不好处理的费用。王某、陈某红和其商定,用七彩公司收到的10%的中介费中的20%至30%作为回扣款送给领导。此后,陈某红从七彩公司拿过很多钱。其认为给高某1的回扣款不应超过之前商定的中介费的20%,即1700万元。

4.证人高某1(市供销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的证言证明:2013年下半年,蓝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某带着王某、徐某青、陈某红到市供销社座谈。在第一次见面时,王某单独对其说,行业有行业的规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此后,王某单独到其办公室,也说市供销社和蓝汛公司的业务会有好处。其认为他们二人的意思是给其好处费或回扣款。市供销社于20141230日与蓝汛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以96亿元的价格购买首鸣项目的两栋机房楼。20157月,陈某红让其准备两张银行卡,说把给其的好处费转入这些银行卡。其让韩某以她的名义开设了一张银行卡和电话卡,并将银行卡关联证券账户;让高某3去找梁某,以梁某的名义又开设了一张银行卡和电话卡,也关联了证券账户。过了一段时间,陈某红让其安排人在约定时间将银行卡送到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以下简称浦发银行)方庄支行。其安排高某3按照陈某红约定的时间、地点,将韩某和梁某的银行卡送去。过了数日,高某3对其说,梁某和韩某的银行卡分别进账380余万元、420万元。过了二个月至三个月,陈某红对其说,上次的两张银行卡又转入了资金。韩某的银行卡进账420万元,梁某的银行卡进账共计1180万元。上述1600万元是徐某青或陈某红为了市供销社购买首鸣项目的机房楼给予的好处费。其指令高某3全部用于炒股。20183月,王某、徐某青和陈某红发生矛盾,其担心自己被查出受贿问题,就向高某3要回了韩某和梁某的银行卡、电话卡、证券账户和密码,并找陈某红商量。陈某红让其把这笔钱原路退回。其同意后,把梁某的手机号码以及韩某和梁某的银行卡、电话卡等都给了陈某红。

5.证人代某(蓝汛公司原副总裁)的证言证明:蓝汛公司和七彩公司签订协议时,其说找客户需要费用,王某同意从中介费中处理给客户的费用。其对徐某青说,王某想在七彩公司的中介费中处理给客户的好处费,故商定了10%的中介费,其中约50%是给徐某青的中介费,剩下的钱归蓝汛公司支配,放在七彩公司只是因为使用方便,由陈某红代表蓝汛公司支付给客户好处费。其和徐某青谈妥后,向王某汇报说,其和徐某青商谈的中介费是售楼总价的10%,其中5%是给七彩公司的佣金,剩余部分是通过七彩公司给购楼客户的好处费。王某同意了。这样做的原因是,蓝汛公司是上市公司,给客户的好处费和回扣款无法从公司列支。王某也觉得通过徐某青的公司给予客户好处费比较安全。

6.证人冷某(北京中航信柏润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139月至10月,其公司以技术合作形式加入首鸣项目。徐某青和蓝汛公司签订了10%的中介费协议。王某说过,给徐某青的10%中介费要考虑公关费用。

7.证人高某3(高某1之女)的证言证明:2015年的一天,高某1让其去找梁某、韩某,让她们各自开设一张电话卡和银行卡,然后用银行卡开通证券账户,再取回她们的银行卡、身份证、取款密码。其分别让梁某和韩某办理了这些事情。20157月,高某1对其说,一名男子会联系其见面,向梁某和韩某的银行账户分别存入380万元和420万元。2015724日,其和一名男子在浦发银行方庄支行见面,让他向梁某和韩某的银行账户分别存款380万元、420万元。此人进入营业厅后一个小时,让其查询银行账户的余额。经查询,梁某、韩某的银行账户余额分别为380余万元、420万元。高某1让其把银行账户的资金全部转入证券账户,在他的指挥下购买股票。2015910日和917日,梁某的银行账户先后收到200万元和600万元,仍由其进行股票交易。20182月或3月,高某1告诉其,组织要调查他,还查看了证券账户的情况,让其把梁某的证券账户内的股票卖出1180万元。其按照他的要求操作后,把银行卡、密码等都交给了高某1

8.证人梁某(高某1前妻)的证言证明:2015年初,高某3让其用其的身份证到浦发银行开设了一张银行卡,并绑定了证券账户。其办卡后将银行卡、证券账户和密码都交给了高某3

9.证人韩某的证言证明:20156月或7月,高某3向其借用身份证开设了一张浦发银行卡和手机卡,并绑定了证券账户。

10.证人高某2(陈某红的助手)的证言证明:2015310日,其到浦发银行方庄支行应陈某红的要求开设了一张银行卡。当日,七彩公司向其转款400万元。数日后,郭某给其400万元现金,让其存入该银行账户。2015724日,陈某红让其于次日到浦发银行方庄支行,和高小姐联系,把其的银行账户中的800万元向梁某和韩某的银行账户分别转款380万元、420万元。同时,陈某红强调这两笔资金只能通过先取现再存款的方式办理。同年725日,其到浦发银行和高小姐见面,办理了存款和转款。同年9月,陈某红安排其到七彩公司领取支票交给她的朋友孙某。然后,其和孙某的员工李某一起到中国农业银行向梁某转款800万元。20183月初,陈某红让其和郭某去找梁某商量,把上述钱款退回七彩公司。梁某同意,并把她的身份证交给其。其用梁某的银行账户向其自己和李某分别转款380万元、800万元,其再向李某转款380万元,后陪李某到中国农业银行将1180万元转给七彩公司。

11.证人郭某(陈某红之夫)的证言证明:2015年,陈某红让其到七彩公司提取400万元现金。其让高某2把现金存入他的浦发银行账户。2018年春节前,陈某红对其说,高某1知道组织调查后,想把钱退回。高某1让其把梁某和韩某的银行账户的资金转给其本人或找个放心的人保管。其让高某2把梁某、韩某的证券账户清仓。由于陈某红只让其退还七彩公司1180万元,其就让高某2用他的叔叔高某4的身份证开设了一张浦发银行卡,把剩余资金都转入这张银行卡,然后把梁某、韩某的浦发银行账户注销。

12.证人高某4(高某2叔叔)的证言证明:2018年春天,其侄子高某2用其的身份证办理了一张浦发银行卡。其将银行卡、U盾、密码交给了高某2

13.证人孙某(中建亚泰消防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证言证明:2015年,陈某红找其帮忙兑换了两张金额分别为207万元和700余万元的支票。其中800万元按照高某2的要求转款。其让李某具体办理。

14.证人李某(中建亚泰消防工程有限公司员工)的证言证明:20159月,孙某让其帮助高某2兑换了两张金额分别为207万元及7245万元的支票。其把支票存入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然后按照高某2的要求向他人转款200万元、600万元。2018319日,其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收到800万元。高某2让其转给七彩公司。

15.证人胡某1(七彩公司会计)的证言证明:陈某红及高某2在七彩公司取款的情况。

16.证人肖某(市供销社原投资发展部部长)的证言证明:2014年夏天,高某1带其到蓝汛公司考察,并让其找专业机构进行专项可行性研究。其先后取得了两个可行性研究报告,但不是正式的评估报告,出具报告的主体也不是专业的评估机构,仅可作为决策参考。

17.证人胡某2(市供销社常务理事)的证言、沃克森(北京)国际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证明:201412月,市供销社在向国家开发银行融资时,对地块进行了价值评估,结果是约10亿元。该项评估和投资无关,只是办理融资的一个材料。

18.证人任某(市供销社原副理事长)的证言、《数据中心投资可行性分析报告》、《IDC投资可行性分析报告》证明:上述报告都不能作为决策依据。第一份报告的内容比较宏观,没有针对市供销社购买首鸣项目的两栋机房楼提出意见和建议。第二份报告是在市供销社召开党政班子会研究与蓝汛公司合作之后出具的。

19.《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章程》、《组织机构代码证》、《干部履历表》、《干部任免审批表》、北京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及市供销社的任职文件等证明:高某1系国家工作人员。

20.《会议纪要》、《合作备忘录》、《合作协议》等证明:2014828日、1115日,高某1先后主持召开市供销社常务理事会、金融决策委员会会议,研究同意市供销社以96亿元的价格收购兆度科技公司的全部股权,进而达到收购首鸣项目中建筑面积共计12万平方米的机房楼及设备的目的;自市供销社取得产权之日起,蓝汛公司承租机房楼,年租金8640万元,租期5年,可以延期,并就上述内容签署合作备忘录。20141230日,甲方蓝汛公司与乙方市供销社签订协议,约定将地上建筑面积约12万平方米的天竺产业园7号机房楼于2015930日前满足使用条件交付给乙方。乙方以96亿元收购兆度科技公司全部股权。

21.《关于印发<贯彻落实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贯彻落实“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的意见的实施办法(试行)>的通知》、《〈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贯彻落实“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的意见〉的实施办法》、《中共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常务理事会议事规则》等证明:市供销社“三重一大”事项应当履行的程序,其中报告书要进行专业评估。

22.《转账支票申领单》、《支出凭单》、《借款协议》、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交易凭证等证明:201536日,蓝汛公司向七彩公司转款3880万元。同年39日至310日,七彩公司向高某2转款共计400万元。同年313日,高某2从七彩公司领取400万元现金,存入其的浦发银行账户。2015725日,李某取现420万元,并向梁某转款380868469万元。同日,韩某的浦发银行账户存入420万元。同年826日,蓝汛公司向七彩公司转款3840万元。同年9月,陈某红与七彩公司签订借款协议,向该公司借款7245万元及207万元。同年99日、916日,高某2从七彩公司领取金额分别为207万元及7245万元的转账支票。同年910日、917日,七彩公司分别向李某转款207万元、7245万元,李某向梁某转款800万元。2018319日,梁某向高某2及李某转款共计1180万元。同日,高某2取款380万元,李某存款380万元。李某向七彩公司转款共计1180万元。

23.工商档案证明:蓝汛公司、七彩公司的基本情况。王某系蓝汛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青系七彩公司经理。

24.立案决定书、留置决定书、拘留证、逮捕证、《到案经过》、《工作说明》、市供销社纪委接访工作记录及复核调查报告等证明:王某、陈某红、徐某青被立案、留置及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情况。

25.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通知书、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证明:办案机关搜查、扣押赃款、赃证物的情况。

26.户籍材料证明:被告人王某、陈某红、徐某青的身份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单位蓝汛公司及该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王某、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陈某红、伙同被告人徐某青,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单位行贿罪,依法均应予以惩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单位蓝汛公司、被告人王某、陈某红、徐某青犯单位行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鉴于陈某红、徐某青到案后,在侦查阶段后期至庭审时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徐某青在亲属的帮助下退赔部分赃款,均可予以从轻处罚。故依法判决:一、被告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二、被告人王某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三、被告人陈某红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四、被告人徐某青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蓝汛公司上诉提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采信证据和适用法律均错误,其公司既未获取不正当利益,也未与七彩公司共谋行贿,其公司无罪。辩护人的书面辩护意见为:高某1、陈某红、徐某青首次供述高度统一,且与在案其他证据吻合,能够证实蓝汛公司未参与陈某红向高某1行贿的犯罪活动,也未获得不正当利益,一审判决认定蓝汛公司构成单位行贿罪的证据不足。

王某上诉提出:一审判决未准确认定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导致量刑过重;其认罪悔罪,希望能早日回归回报社会。辩护人的书面辩护意见为:蓝汛公司给付七彩公司中介费的比例由王某确定,其虽知悉中介费中包含有七彩公司用于公关的费用,但自认为蓝汛公司与行贿无关,公关费用系七彩公司的经营成本,所持的是一种放任心态;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后,王某经冷静思考已表示自愿认罪认罚,现受新冠疫情、中美贸易战影响,蓝汛公司经营资金紧张、缴纳罚金面临困难,其亲属自筹资金代为退缴罚金,希望二审法院考虑王某的悔罪表现,以及其和蓝汛公司在国内CDN发展领域所具有的突出贡献、蓝汛公司因创始人被羁押而濒临破产等因素,对王某从轻量刑,使其尽早回归社会,以挽救公司危局。

陈某红上诉提出: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应认定其为从犯,并将其向七彩公司退回1180万元和向监察机关退缴420万元赃款的行为作为量刑情节,对其再予从轻处罚。辩护人的书面辩护意见为:陈某红是一个合同制的打工人员,听从王某、徐某青指令行事,在犯罪中起到次要、辅助作用,属于从犯,且其主动向办案机关退缴赃款,具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的立功情节,一审判决量刑过重,请求对其减轻处罚。

陈某红的辩护人提交了个人凭证项下指定活期账户历史明细查询打印清单、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业务凭证/回单,用以证明陈某红积极主动向办案机关退缴赃款的事实。

徐某青上诉提出: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其是从犯、初犯,请求对其再予从轻处罚。辩护人的书面辩护意见为: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徐某青在犯罪中仅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且系初犯、偶犯,具有坦白和退赃的情节,建议二审法院对徐某青减轻处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认定上述事实的各项证据,已经一审法院庭审质证属实并确认,本院经审核属实,亦予以确认。

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王某的亲属代为退缴400万元,已扣押在案。

本院认为,上诉单位蓝汛公司及上诉人王某、陈某红伙同上诉人徐某青,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单位行贿罪,依法均应惩处。王某系蓝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作为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承担刑事责任;陈某红作为公司的直接责任人员承担刑事责任。鉴于陈某红、徐某青到案后,在侦查阶段后期至一审庭审时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徐某青在亲属的帮助下退赔部分赃款,均可依法从轻处罚。

对于蓝汛公司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在蓝汛公司向市供销社出售首鸣项目过程中,为回避蓝汛公司行贿犯罪,经陈某红提出,徐某青同意配合,王某予以认可,蓝汛公司与徐某青实际控制的七彩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采用给付中介公司高额中介费,再从中介费中提取部分钱款支付好处费的方式向市供销社相关领导行贿。因此,给予该社党委书记、理事长高某11600万元贿赂款虽出自七彩公司账户,但实际来源于蓝汛公司,因行贿所获取的不正当利益亦由蓝汛公司享有。上述事实有经一审法院确认的王某、陈某红、徐某青的供述及多名证人证言、相关书证在案证实,足以认定。故一审法院认定王某、陈某红等人所实施的行贿犯罪行为代表蓝汛公司,蓝汛公司依法应作为单位行贿犯罪主体承担刑事责任,所作判决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蓝汛公司及辩护人针对蓝汛公司无罪提出的各项辩点,均与查明的事实和证据相悖。

对于陈某红、徐某青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蓝汛公司向高某1行贿的具体方式经陈某红、徐某青与王某共同商定后,由陈某红、徐某青具体实施完成,特别是陈某红在整个行贿过程中,始终与受贿人高某1保持密切接触,积极实施了单位行贿犯罪的相应行为,二人在共同犯罪中均起到主要作用,并不属于从犯。一审法院根据相关书证已认定陈某红未主动向办案机关退缴赃款,且其揭发检举线索未能查证属实,二者均不能作为对其量刑从轻处罚的理由。陈某红的辩护人提交的证据与其证明目的间无逻辑上的因果关系,不能证明待证事实,亦不能否定在案已经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根据陈某红、徐某青参与单位犯罪的事实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所具有的量刑情节,依法分别从轻处罚,量刑并无不当,故有关再予从轻、减轻处罚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蓝汛公司及陈某红、徐某青所提上诉理由和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一审法院根据蓝汛公司及王某、陈某红、徐某青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对陈某红、徐某青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对于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一审判决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根据王某、徐某青的供述,并结合其他相关证据,可以证实在单位行贿的共同犯罪中,王某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明知陈某红等人欲以提高中介费比例的方式向市供销社有关领导支付好处费,仍表示同意,故其作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理应承担单位行贿的刑事责任。但王某在参与决策之后,并未与受贿人高某1发生接触,所有行贿行为均由陈某红具体实施并完成,可见王某在共同行贿犯罪中所起作用与直接责任人陈某红相当,故一审法院对王某的量刑不当;同时考虑到王某认罪态度积极,其亲属在本院审理期间代为退缴的钱款足以保证王某所属单位被判罚金刑的执行。综合以上情节,可依法对王某的量刑予以改判。王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有关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

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1刑初79号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即:一、被告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三、被告人陈某红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留置、羁押的,留置、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1010日起至202149日止)。四、被告人徐某青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留置、羁押的,留置、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1220日起至20201219日止)。

二、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1刑初79号刑事判决主文第二项,即:二、被告人王某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留置、羁押的,留置、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116日起至2022715日止)。

三、上诉人王某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留置、羁押的,留置、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116日起至2021715日止)。

四、在案扣押的人民币四百万元并入上诉单位蓝汛欣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之罚金项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罗 勇

审判员 许 秀

审判员 任卫国

二〇二〇年七月九日

书记员 常 峥

 

【字体: 】【打印此页】 【返回】【顶部】【关闭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广东司法考试  广东省人民政府  广东省司法厅网  广东政法网  广东法院网  广东人事考试网  广东省公务员考试网  广东省国家税务局  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吴晓琳律师,广州资深律师,擅长股权、并购、刑事律师业务。从业十来年,专职办理各类民商、经济、刑事案件,业内口碑良好,积累了丰富的实务经验和广泛的人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七楼全层、八楼全层、九楼全层   手机:159 9997 9018   电话:159 9997 9018   E-mail:qingwa886839@126.com
Copyright © 正义的凤凰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056994号   网站维护英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