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经典案件律师团队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广州股权律师
  • 广州刑事律师
  • 广州并购律师
  • 华南凤凰律师团队网
刑事律师
联系我们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华南凤凰律师团队网
手机:159  9997  9018
网 站:www.law91.com
邮 箱:qingwa886839@126.com
邮 编:51062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七楼全层、八楼全层、九楼全层

 

刑事法律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刑事法律法规
寻衅滋事罪代理意见
发布日期:[2019-7-22 1:08:58]    共阅[322]次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广东**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人***的委托,指派本所执业律师吴晓琳159  999  79018,担任本案受害人***的委托代理律师。本代理律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的法律规定,调查了本案受害人,在审查起诉阶段, 向检察机关提交了涉案诉讼证据和材料等,同时,根据案件在刑事诉讼各个阶段出现的新情况,我受害人方向**县公安局法制室、**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主管刑事侦查的副局长领导同志,向**县政法委*副书记和徐副书记,向**县检察院原主管审查起诉起诉和批捕审查决定工作的*副检察长和后来接任的**副检察长,公诉科曾科长等领导同志,积极反映了该案件刑事诉讼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纷繁复杂的程序问题,并得到各级领导同志的积极指导和过问。案件经过**县公安机关漫长的侦查工作,经过**检察院两次退查。今天,在**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经过公开开庭审理,我参加了庭审各个程序,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壹、 对于案件证据方面,本代理人分别进行详细、具体质证。
一、 *20121231520分至2012123175分第一次询问笔录。
(一)第2页第2行:“……我昨天晚上酒喝多了,将本人车玻璃砸了。”*在公安机关还没有对他传询的情况下,自动来到**镇派出所,闭口不谈***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一行七口人(老、中、青三代结合),乘车、携带钢管、钢筋、钉锤 、木棍,从***村花楼组到**村百山组,在乡间公路长驱8公里,于昨晚,即20121221930左右,在*稻床上手起锤落,当场打碎*AJX660白色面包车的三块玻璃;在廊檐下,在*老娘*老人的厨房里,在*稻床上,木棍、钢管并用,拳头、指甲齐下,拳脚如雨点一样,对****老人家、*等人,大打出手。致*面部、耳朵等几十处抓、撕、搔、挠条索状“创面鲜红”(法医鉴定语)的带血伤痕。还有腰部、胸部及他处的疼痛和软组织挫伤。经鉴定为轻微伤。*被致右上颌窦额突骨折,鉴定为轻伤;又被致右侧鼻梁骨骨折,鉴定为轻微伤。在**派出所,*对以上事实只字不提,把*等人砸玻璃的事情,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而就在昨天晚上, 在办案民警同志的眼皮底下,*矢口否认*等一行七口人的打人队伍是他叫过来的,也否认车玻璃不是他砸的,怎么睡了一个晚上,这大年除夕夜砸车玻璃的事情,就成了*所为了呢?
    *的话,轻描淡写,说自己酒醉,将自己的车玻璃砸碎了,砸自己的车玻璃,还用的着到公安机关来备案吗?这明显是与*等人谋划好以后,先由*到公安机关备案,意图转移公安视线,掩护主要打人组织者、发起者***等三人,以及为以后将案件性质转变为兄弟纠纷,把一起随意性很强、恶劣性质很强的寻衅滋事刑事案件,转化为事出有因的兄弟纠纷,大事化小。不排除*及其娘家人,出于担心刑事打击的恐惧,急于对*施加压力,让其将所有参与殴打人员的罪行,以其作为主谋担当起来,以便惩罚其一人,保全****等人,更要保全*儿子、*寿儿子、*儿子这些青年人。因为这些青年人正当年,如果因为恶劣的斗殴行为,被公安机关处分的话,将可能对他们的婚姻、恋爱和事业,造成影响。
(二)谎言:第2页倒数第4行:“……晚饭后,我从家中拿个钉锤,将前挡风玻璃和左侧靠前面的两块玻璃砸掉了。”
   揭露*谎言:
  1、自称“酒喝多了”,连后面公安人员问他“昨天晚上有人打伤了”,这样的大事情都不知道,却记得“从家中拿个钉锤”,而且还十分精准地说出打碎的三块玻璃,一块是“前挡风玻璃”,另两块是“左侧靠前面的玻璃”。*明显是不合逻辑思维的“选择性遗忘”和“选择性记忆”,即“遗忘”了最容易记住的事情或东西,而记住了不容易记住的事情或东西。在刘家稻床上,在昨晚除夕夜,自己的兄弟*、刘凤启、三嫂*、老娘*、侄子*四个人,被突然冲进来的*村花楼组自己老岳家来的老中青三代七个人持械殴打,这样的事情经过和血腥场面,对于一个即使喝了酒的*的记忆刺激,不可能不比*面包车上的三块车玻璃更具有刺激性吧?
2、正常人是不会有以上*式的思维混乱、记忆错乱。只有一个解释:*说谎。真实情况是,钉锤是*村后楼组的*****儿子、*儿子这些人,从*村花楼组随车携带来的,除了钉锤,用来作案的凶器还有:钢管和钢筋、木棍(*专用)。钉锤和钢筋,是**等在被动挨打的过程中,情急之下奋力夺过来的,已经被**镇派出所扣押在案。再说,如果钉锤是*的,按着*的说法,他砸完玻璃之后,并没有跟**发生肢体冲突,只是站在稻床上说理,*应该很自然地手持钉锤放回自己的房屋才是,怎么会出现**镇派出所、被作为作案凶器封存在案呢?
   谎言:第3页第1行 :“老五*听到砸车出来用手指着*,后来他俩打起来了。*的谎言剧,把人物角色安排的说打就打了!只是奇怪,按着*的谎言剧本,明明是*拿着钉锤砸碎的车玻璃,这*闻风而出后,用手指着骂的应该是砸完玻璃、手持钉锤四哥*才对,怎么就用手指着四嫂*骂起来,然后就很容易地打起来了?!*你这样的说辞,是不是太有才了?这样的说辞,其可信度能够有百分之零点几呢?
2、第3页第1行:“后来他俩打起来了”。这简单的一句话,用意很深,无非为以后继续撒谎作铺垫,没有精通法律的专业人士在背后指点他,他是不会今天专门到派出所放这个烟幕弹的。*制造**发生肢体冲突的谎言,就为*****儿子、*寿儿子、*儿子等*村花楼组七口人(老中青三代结合)打人团队侵宅殴打同胞亲人,寻找借口。
3、第3页第2行:“我和老三*发生了争吵,是否和老三发生打架了,我记不清了,确实酒喝多了。”这*酒一点都没有喝多,每讲到关键时刻,他就把喝酒多了摆出来做挡箭牌。到底是跟老三*发生争吵(连争吵时*说的具体一句话都记得很清楚)这样的事情容易记住,还是发生肢体冲突这样的“打架”容易记得清楚呢?发生肢体冲突,要么*出手打了*,要么*出手打了*,殴打在身体的记忆,更应该比单纯的语言,更容易被记住。*你编造谎言,也要尽量地合乎情理、合乎思维逻辑才是吧?
     *再次“选择性失忆(或选择性记忆)”。对于自己是否和老三*打架,记不清了,“确实酒喝多了”,而对于**发生肢体冲突的事情,却记得清清楚楚,“后来他俩打起来了”。*这样的记忆,就是弗洛伊德这样的精神大师,都无法理解!这样违背人类认知常识、认知常理的语言逻辑和思维逻辑,*是不是在侮辱所有人的智商?!*的谎言,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经过昨天晚上一整夜、和今天一上午、中午的紧急沟通、窜供后(不排除咨询了精通法律的专业人士、亲戚),*****儿子、*寿儿子、*儿子等打人者和打人者的家属们,为了免受日后的刑事责任,向*施加了强大的压力,叫他到派出所以备案为名义,施放烟幕弹,人为编造一个案发前小冲突,故意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扰乱公安视线。将一场由*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为主导、*一家三口紧密配合的恶劣的寻衅滋事罪刑案,改变性质为兄弟纠纷引起的故意伤害罪刑案。策划、预谋、事后穿凿修饰的痕迹很明显,没有专业的法律人士、亲戚, 在背后指点的话,*根本不会,在案发的当天晚上极力回避,在案发后的第二天下午,主动到**镇派出所以备案的名义,施放烟幕弹,为以后改变案件性质作准备。施放烟幕弹成功,则殴打事件说成事出有因,属于偶发,而非蓄谋已久、长期策划、有备而来。既然能够粉饰成偶发、事出有因,那么由*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为主导、*一家三口紧密配合的、选择在大年除夕夜的、恶劣的寻衅滋事罪刑案,就改变了其恶劣的刑事案件性质,把*的娘家人——*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的持械、乘车、侵宅、殴打、毁物的打人队伍,演绎成为*婆家受气出口恶气的“侠义”亲情之举了!
4、第3页第4行:“问:昨天晚上有人打伤了?”*再次“选择性失忆”:“我不知道,我身上没有伤。 ”*“身上没有伤”是真话,老李家一行七口人浩浩荡荡的打人队伍,在自家稻床上,砸车玻璃,抡木棍殴打自己的老娘*,砸碎老娘厨房里烧饭的铁锅,打断*右侧鼻梁骨、致伤右侧上颌窦额突骨折,五弟*面部、耳朵被自己的岳父母抓、撕、挠、骚致伤痕累累,“创面鲜红”的条索状伤痕,几十处。*自己当然没有伤,但是,自己的同胞亲人个个带伤,他竟然说不知道。*的询问笔录的可信度,能有百分之零点几呢?!
5、第3页第6行 ,派出所继续问:“*娘家来了哪些人?来了干了些什么?*再次“选择性失忆”,说“我不知道”。如果连**都知道、都能够叫出名字来的李*凤娘家人(*****儿子、*寿儿子、*儿子这些人,*对于自己老婆家的亲戚,竟然连来了多少人都不知道,*这样的说辞,其可信度又有百分之零点几呢?!*既然连当晚,自己如何拿钉锤砸碎了几块*的车玻璃、**对打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对于浩浩荡荡来自*村花楼组的七个人的打人团队,没有一点印象呢?  
6、第3页第10行:“问:老三*和老五*脸等部位的伤是谁打的?答:他们受伤是事实,怎么伤的我不清楚。”如果没有事实上的跟老岳家人商量好(昨天打人结束后,今天上午、中午)怎样窜供,*如此“滴水不漏”的回答,是不能靠自己的大脑想出来的。但是,事实终归是事实,*的谎言,从逻辑思维的角度上讲,属于荒谬的、不可理解的混乱逻辑,违背众所周知的认知常理。其2012123日的询问笔录中陈述,几乎全部是谎言。而这些很明显的谎言,竟然骗过了公安机关,成了公安机关后来认定案件性质为“互殴”的一个依据,也成为后来公安机关和公诉机关认定案件事出有因,系兄弟之间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案,而忽略了案件的寻衅滋事恶劣性质。*的谎话连篇的该份询问笔录,公安机关作为专业的侦查机关,如果稍加辩证思考,应该不会被其欺骗。建议审判机关,对于该份漏洞百出、破绽连连、处处马脚的询问笔录,从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上,予以否决,或者严重存疑。
二、*20122215时至2012221540分的第二份询问笔录。
(一)关于*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的持械、乘车、侵宅、殴打、毁物的打人队伍,是谁叫过来的?第2页第7行,*再次闪烁其词,再次祭起“酒喝多了”的法宝予以挡箭:“我当晚喝多了,实在记不得了,可能是我打的电话。”是你打的电话,就是你打的,不是你打的,就是你老婆*打的,应该没有别人,怎么会出现可能是你*打的这种情况?你*不是连**吵架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会对于打电话叫打人团队过来殴打自己的同胞兄弟、老娘这样的有刺激性的电话,都记不清楚呢?!一个人,除非经常干这样出格的事情,即违反伦理、不近人情的事情,以至于精神到了麻木的地步,没有丝毫的耻辱、恐惧、自责感时,才会打了这样的电话也会很快遗忘。*还不至于如此。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不愿意甘心情愿地顶这个缸,代人受过。于是无奈地说,自己可能打过这个电话,又恐惧于勾连外人殴打自己的同胞兄弟、老娘的恶名,就又模棱两可地以酒喝多了来搪塞。
*这些显而易见的矛盾陈述,按理不应该骗过受过专业侦查教育的公安机关办案人员的。
(二)关于*致伤一事,*“没注意到”,即,*实际上,并不能确认自己当天晚上是否打了*“鼻子”(农村普通老百姓所指的“鼻子”,应该包含鼻梁骨周围,甚至包含上颌窦额突骨这些部位,因为上颌窦额突骨跟鼻梁骨几乎没有多少距离,近乎相连)。派出所的“问”与*“答”是这样的:
问:“当晚*鼻子流血你有没有看到?
答:“我没注意到。”
*与派出所的对答,基本上可以推断,*没有打*“鼻子”,因为*“鼻子”被打后,很快流血,且被打“鼻子”后的*,肯定会有下意识的动作,比如疼痛叫唤、捂鼻子、随后鼻子部位流血……那么,*如果确实打了*“鼻子”,近距离的打人者*,一定会很快看到、感受到这些综合的视觉、听觉冲击。*“没注意到”,因此,可以推定,*“鼻子”部位的打击,不是*出手,因为,*同时,还被很多来自*村花楼组的“年轻人”(即*的儿子、*寿的儿子、*的儿子)打,还有被*打(在律师询问调查笔录中,*谈及被*打击“鼻梁骨”的细节。但在派出所的笔录中,没有提及,似当时忘记)。
*有没有打过*“鼻子”, 来自*村花楼组的“年轻人”(即*的儿子、*寿的儿子、*的儿子)有没有打过*“鼻子”,目前都没有这方面的材料,没有以上嫌疑人的询问笔录。因为,按照*的说法,*早在2012130日,就已经出门打工去了。而这天还是大年正月初八,不知道什么单位会接受*这个中年人的打工或求职。而其他年轻人的材料,派出所根本从头至尾,没有调查过。后来,在**“安排”下,这些年轻人“蒸发失踪”,换成了两个老人家,一个是已经七十二岁的*二弟*寿,另一个是*(只闻其名,未闻其声,没有询问笔录。派出所应该调查此人)。
而在本代理人参与调查的,制作于201234日的律师调查笔录中,第2页第10行、11行,*陈述:“……*的拳头打在我脸上,*的拳头打断了我的鼻梁骨,登时血流满面。”这“登时血流满面”的场景,*没有看到,所以,当公安机关问及他时,他说“没注意到”。如果是*打的,*应该看到了,因为“登时血流满面”的场景,殴打的人,应该第一时间感知这血腥恐怖的一面,合情合乎常理。本应该将*纳入故意伤害*致轻伤的嫌疑人范围的,这也是*“安排”大年正月初八出门打工的原因吧?
三、*20122211015分至20121050分讯问笔录。
(一)第3页第3行,派出所问:“你怎么打*的?*答:“我记得我是用拳头打的,打在她脸上……”普通的农村老百姓,可能分不清楚鼻梁骨和上颌窦额突骨的位置,但是,对于“脸”和“鼻子”(普通农村老百姓概念中的“鼻子”,应该是一个广义概念,即包括鼻梁骨及其周围近距离范围内的上颌窦额突骨部位)的区别,一定很清楚。“脸”,应该很“平坦”,腮帮、面颊部位,是老百姓惯常理解的“脸”,而“鼻子”则“高高的”、非“平坦”;何况,拳头打在“脸”上,打人者拳头上的感觉应该是“无凸硌”感,打在“鼻子”上,一定会有“凸硌”感。所以,*的陈述“我记得我是用拳头打的,打在她脸上……”,再明确不过了,**在其“脸”,“鼻子”,即右侧上颌窦额突骨折、右侧鼻梁骨骨折,这两处骨折,应该是除*之外的*村花楼组来人所打。鉴于导致右侧上颌窦额突骨折、右侧鼻梁骨骨折的是两个着力点,应该是两个人的两个拳头,分别致伤了以上两个部位,造成了两处骨折,一为轻伤,一为轻微伤。
*221日讯问笔录中的“我记得我是用拳头打的,打在她脸上……”,与本代理人参与调查*律师调查笔录中,*的陈述惊人地一致,见该34日律师调查笔录*的陈述:*拳头打到我脸上,*的拳头打断了我的鼻梁骨,登时血流满面”。
(二)第3页倒数第6行,*说:“钉锤子我白天都准备好了,晚上正好喝多了,借着酒劲,我就去砸了,就是为了出口气。”
*2012123日、22日、221日三次笔录中,均有意地“选择性记忆”,精确地记准砸车玻璃的“钉锤子”,是自己的,意思不是*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不排除其中一人带来了钉锤子)带来的,进而否决掉*村花楼组打人队伍预先准备钉锤子、钢管、钢筋、木棍(*专用)、面包车侵宅行凶、打人的恶行。犯罪心理学告诉人们,犯罪嫌疑人或违法嫌疑人,越是刻意急于表露的事情,越是其想误导听众、达到其预期目的。*及其背后的*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之所以千方百计地否认钉锤子的真正来源,乃因钉锤子如果是*案发前所用来砸车玻璃的,则*村华楼组*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的侵宅殴打行为,少了些恶劣性、随意性,进而可以改变性质为“事出有因”或者“为女儿出口气”、“情有可原”;如果是*们预先带来(*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不排除其中一人带来了钉锤子)带来的),则*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在没有“事出有因”、“为女儿出口恶气”的前提下,贸然出动大队人马,携带钢管、钢筋、木棍、钉锤子等凶器,上门侵宅行凶,又选择在中国人传统的大年除夕夜,性质的恶劣,尽人可见,不容争议。而且涉嫌到可能长期蓄意策划,寻衅滋事犯罪的罪名,不容抵赖。*们和*,之所以对于一个小小的钉锤子如此挂心,是因为钉锤子 ,被从打人的*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手中夺回后,*报警,民警同志赶到,将钉锤子作为打人凶器封存在案。这使犯罪嫌疑人或者违法嫌疑人惴惴不安。*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如坐针毡、谈“钉锤”而色变,施压给*,要*一口咬定钉锤子,是他自己屋里,他自己砸碎的车玻璃。这里面,有人策划、改变案件性质的小动作,很明显,穿凿痕迹昭然若揭。
四、*20121222130分至2210分(伴随*安排的录像)的询问笔录。
(一)第2页第8行,派出所问:“*通过13556128***电话向110报警称,你家有人在打架。……”   由民警同志现场制作的该份询问笔录证实,*使用13556128***手机号码,向110报警,而*110报警时间,由打自移动公司的通讯记录,可以锁定报警时间在201212219:35分,该报警时间,也是在*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殴打完毕、逃跑时刻。该报警时间,在公安机关当晚制作的《勘验检查笔录》中,也有证实。再根据***村花楼组距离**村百山组8公里的乡间公路里程,按照*们车辆时速35-40公里计算,则跑完这8公里的车程,需要15分钟到12分钟,应该为比较准确。而整个进场、殴打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就按810分钟计算的话,用报警时间的19:35(也即殴打完毕、*们逃跑撤场的时间),减去这810分钟,即为19:2519:27,也就是说,201212219:231925,是*打人队伍(*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下车、进入惑极其接近案发现场---刘家稻床的时间,鉴于*“来了就打,打了就走”(该证据参见***老人家、**询问笔录,均有相同的陈述)。
如何理解来自**镇派出所关于*通话记录中 ,有一个28秒与*的通话。该通话时刻是:201212219:26.这个时间,很明显,此时*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已经或者极其接近案发现场---刘家稻床的时间!!
那么*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从*村花楼组出发的时刻,应该在19:1019:13,或者19:1219:15.
(二)**发生在201212219:26的通话记录,只能说明,打人队伍已经达到案发现场。这里有派出所调查自**移动的通讯记录(19:26通话记录)和派出所勘验检查笔录确定的*报警时间(19:35),还有花楼组距离百山组8公里的车程(12分钟到15分钟),整个殴打过程810分钟等非常准确的时间节点。
**19:26的通话,短短只有28秒,28秒,不可能说太多的内容。而且这时,*们可能已经接近稻床或者稻床前土路。这个通话,是确定打人队伍是否达到,以便**“里应外合”。那么,在此之前,*(或者*)应该跟*(或者**)之间,还有通话记录,或者直接的、面对面的策划。面对面的策划,证据难找,但是,通话记录可以调取,可惜,公安机关没有调取这方面的通话记录。单凭这个从逻辑上就讲不通的通话记录,是不能认定*打电话邀请*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进入打人现场的。不排除*们(*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早就已经商定好,确定在大年除夕夜,对***们进行殴打,以便对广州官司失败的泄愤(根据受害者方的证言,*一家积极参与了*广州的民事官司,并联合了在**公权力机关工作的亲戚和在广州司法系统工作的亲戚,花了很多钱,动用了很多社会关系,结果女儿、女婿的官司惨败告终;自己的老脸也丢尽。不排除报复性殴打)。
进而推定,*****儿子、*寿儿子、*儿子这一行七口人的打人队伍,涉嫌到预先策划、组织、持械、驾车长途奔袭、猝然侵宅、殴打****老人、*等,这已经不是由*被打问责的偶发因素所致,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恶劣的、团伙寻衅滋事刑事案件。
(三)*这份询问笔录,是当晚案发后2个小时左右,由公安机关民警同志现场制作,具有相当高的可信度。其中透露出如下客观信息。
1、案发时间:“七点多钟,我带小孩在门前放烟花,看到从房前土公路上来了6-7个人,走近后,我发现都是我弟媳娘家人。有四弟媳*的父亲*、母亲、哥哥(只有一个哥)、**儿子、*寿儿子、*儿子,他们手里拿着钢管、钢筋、木棍、就地拿小板凳、铁楸,带来钉锤等。
很明显,
(1) *时而在厨房烤火,时而跟五、六个小孩子,在厨房外面的廊檐下放烟花、毫无思想准备,丝毫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到一家人身上。
(2) 房前土公路上来的七个人,有*的父亲*、母亲*、哥哥**的弟弟*(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在*们的询问笔录里面,这个*失踪了)、*儿子(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在*们的询问笔录里面,这个*儿子也失踪了)、*寿儿子(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在*们的询问笔录里面,这个*寿儿子也失踪了)、*儿子((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在*们的询问笔录里面,这个*儿子也失踪了)共七口人(老中青三代结合)的打人队伍。而不是后来派出所根据**的谎言,出现的*寿(一问三不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一个老人,在大年初八,就被*“安排”“出门打工”去了)。
(3) 七人队伍持有器械,分别是钢管、钢筋(已被扣押在派出所封存)、钉锤(专门砸车玻璃所用,已被扣押在派出所封存)、木棍(*专用手持),是从*村花楼组带来。就地因地取材捡起小板凳、铁楸。不是刻意渲染自己“酒喝多了”*反反复复所絮叨的“只是用拳头”打。
(4) 二话不说,突然袭击,涉嫌事先蓄谋,策划紧密,配合默契,里应外合,分进合击(打*时候,*抱住**、几个“年轻人”(疑为*儿子、*寿儿子、*儿子));打*时,侄子刘*死死抱住*“当时刘*双手将我抱住,我没有还手。我是被***,还有她娘家几个弟兄打的。……”;打*时候,在厨房里,一下子闯进*,揪住*的两只耳朵,**、还有年轻人,配合默契,致使*不得不奋力挣脱后,躲进隔壁厨房逃命;面部、耳朵几十处伤痕,其他部位也受伤。
很明显,被*抱住的*,被*揪住耳朵的*,被*抱住的*,都是毫无还手之力的,何况还有*村花楼组来的*二十多岁的儿子、*寿二十多岁的儿子,*二十多岁的儿子,这三个青年人正当壮年,力气惊人,构成*打人团队极大的爆发力、震慑力、打击力。
*2012221日讯问笔录中供述称“互相打”,意思“互殴”,根本上属于“狡辩”。*的狡辩,不排除有*请专业的无良法律人士从中指点,混淆黑白、颠倒是非,带有明显的虚假陈述。
猝然发难,用*的话说:“我先和他打招呼,说今天过年,有话到屋里讲。他们二话不说,到我娘的厨房里,打我老五,从娘厨房打到外面,又从外面打到屋里。我拉架,也被打了。”
          *2012122日当晚的陈述,非常客观、准确地记录了打人队伍中有青年人。
(5) 3页第1行:“……头部是*侄子用拳头打的”,*的侄子,要么是*寿的儿子,要么是*的儿子,要么是*的儿子。后来,**镇派出所调查的,突然间三个青年人(*的儿子、*寿的儿子、*的儿子)都不见了,代之以两个老头,*寿(谎话连篇,马脚连连),*(只闻其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一个老人,在大年初八,就被*“安排”“出门打工”去了)。
请问:这里*寿已经七十二岁的高龄了,*估计也已年过花甲了,这样的老人打架能上阵吗?如果是***寿询问笔录所说的那样,两个老头说只是旁边站场,未参与殴打,那么*一方参与殴打的只有*****几个,而*****老人家这方也有五个人,会只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伤痕累累吗?!而*****个个身怀绝技,以一当十,顷刻间,就置*****老人等五个人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众所周知的一个认知常理,当双方力量势均力敌的时候,双方都会出现受伤。正是**儿子、*寿儿子、*儿子这四个生力军的参与殴打,构成了*****打人团队绝对的优势力量,才置受害人一方绝对的弱势地位的。*寿的询问笔录,属于明显的虚假陈述、涉嫌伪证。*寿老人可能出于爱子心切,唯恐参与殴打的儿子被处罚,而影响到孩子的恋爱、婚姻、工作等正常生活,“挺身而出”作伪证,以自己代替儿子出现在案卷中,以顶替人头数。但这样的虚假陈述,公安民警同志,只要调查案发时段*寿*的左邻右社、亲朋好友,就可以界定二位老人是否到过案发现场。
(6)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本来是一团伙性、恶劣性、随意性很强的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驾驶车辆、携带钉锤、钢管、钢筋、木棍等专业的作案工具,打人队伍人员众多,老中青三代结合。在通讯手机非常发达的今天,案发后,各个违法嫌疑人或犯罪嫌疑人之间,有充足的窜供时间,有充分的窜供方式,也有充裕的窜供空间(*家中即可)。而公安民警同志,对这些漏洞百出、明显违反逻辑常识的询问笔录、讯问笔录,可能出于案件频发、时间有限的原因,并没有对这些虚假陈述进行仔细的甄别,结果就造成了众人违法犯罪,由*一人顶缸;打人队伍的组织者、行凶者逍遥法外的局面。这就使得案中其余违法嫌疑人、犯罪嫌疑人,更加庆幸自己的虚假陈述、伪证的高明,庆幸自己逃脱法网,更加蔑视公安机关的侦查能力,更加无视法律尊严,更加挑衅司法机关的权威。结伙、持械、侵宅、大年除夕夜殴打多人,参殴者10人,这样性质恶劣的寻衅滋事刑事案件,案例应该至少刑事拘留三人的,到头来,一人顶罪,众人逍遥,更甚者,有的嫌疑人摇身一变成为证人!违法、犯罪可以不付出任何犯罪成本!这是不是变相鼓励、纵容类似的违法犯罪?!!
(7) 在注重家族、宗族、大家庭声誉的**农村,被人家上门殴打、欺凌是奇耻大辱,被外姓人、外村人、外乡镇人上门殴打,更是奇耻大辱!被人上门殴打的时间,在中国人最为注重的除夕大年夜,则耻辱感更刻骨铭心。而****四个弟兄的大家庭中,一向非常团结,在一块合伙做生意十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老四*这样的事情。刘家在*村都很很高的家族声誉。****四个弟兄,有12个后代青少年,共二十多口人,刘氏宗族在**村,也算是大户,在大年三十晚上被来自*村花楼组*****儿子、*寿儿子、*儿子(老中青三代结合)等一行七口人上门殴打、欺辱,这样恶劣的寻衅滋事刑事案件,如果不能使行凶者付诸法律惩罚,则极易引发农村地区的“同态复仇”。
五、*老人2012122日询问笔录。
简介:*老人是*